遂宁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您的位置是:首页>>风俗文史

一座城市的《遂宁风雅》事儿

责任编辑:段棋籍   发布时间:2017-06-12   来源:遂宁新闻网

诗人贾岛曾任遂州长江县(今大英县)主簿,留下不少诗句

  ◎讲述者:胡传淮 (四川省蓬溪县政协文史委主任) 李宝山 (绵阳师范学院历史专业学生) 记录者:胡蓉 (全媒体记者)

  “武信旧藩,遂宁新府。乃东川之会邑,据涪水之上游。人物富繁,山川洒落……宴东馆之靓深,傲北湖之清旷。

  遂宁好,胜地产糖霜。不待千年成琥珀,直凝六月冻琼浆。”

  这首词牌名为《遂宁好》的古词,在厚重的历史和泱泱的古籍深处沉寂上千年。多年后,我们在《遂宁风雅》里,通过这不足百字的古词,恍如重见遂宁在宋代经济文化发展高度的那些生动画面。

  日前,《遂宁风雅》一书由现代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录并注释了新中国成立以前关于遂宁的诗词一千二百余首,30万字。通过这些或婉约、或豪迈、或沧桑、或华美的古诗词,遂宁数千年的那些人文、风景和故事,在我们眼前如画卷般一一展开。1200余首古诗词如沧海遗珠,零落地散布在古籍、族谱、石刻、碑铭等各处,如何将它们收集起来呢?全媒体记者走近该书主编人,聆听背后的故事。

  一句玩笑引发的“风雅”事

  《遂宁风雅》一书在遂宁一面世,就受到不少遂宁文人的热捧。遂宁知名文人张茕坦言,要将该书搁置床头,作为长读之书,“在对遂宁文化脉络的梳理上,《遂宁风雅》是目前遂宁所见的最全面最系统也最严谨的地方文献工具书。”

  然不为人知的是,这本备受人们好评和喜爱的书籍,最初集稿出书的初衷,是源自于朋友间的一句玩笑话。

  胡传淮可一点也不闲,《张问陶年谱》《船山诗草全注》《王灼集校辑》《诗书画大家吕潜》《明代蜀中望族:蓬溪席家》……这些涉及遂宁名人、巴蜀文化和地方文献、颇具收藏价值的珍贵记录类书籍,都是出自这位热爱挖掘收集整理的遂宁文人。因长期过度钻研用脑,53岁的胡传淮头发已经染上星星白色,他却还颇为高兴:“浮生愿向书丛老,不惜将身化蠹鱼。”

  遂宁文人气氛浓郁,以诗会友是常见的活动。2016年,一次小型文人聚会上,当谈论到历史上那些诗人在遂留下的诗句时,有文友茶后戏谑:“干脆出一本书籍,把所有写了遂宁的诗词都积攒在里面。”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正在现场的胡传淮上了心。

  更让胡传淮下定决定的,是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四川省实施四川历史名人文化传承创新工程及遂宁市委、市政府“文化兴市”之号召。“我希望通过挖掘遂宁的人文内涵,提升遂宁的美誉度、知名度,对遂宁的文化、旅游有所激发。”胡传淮说道。

  取名也是颇费心思。胡传淮自幼喜欢《诗经》,《诗经》分《风》《雅》《颂》三类,《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后世常用“风雅”一词泛指诗文方面的事。几经思考后,他将书籍名定为《遂宁风雅》,指的就是遂宁诗歌集。

  用眼过度曾当“瞎子”

  《遂宁风雅》选编唐代至民国期间(1949年前)历代诗人所创作的涉及遂宁的自然景物、历史遗迹、风俗习惯、人物交游等方面的诗词,分为上下两篇。

  上篇为“本地诗人咏遂宁”,下篇为“外地诗人咏遂宁”。籍贯或姓名不明者,则纳入附录。

  然要从浩淼的文史资料、散落各地的族谱、石刻、碑铭、方志中寻找到和遂宁有关的诗词,是一项不能想象的艰巨任务。

  平时听到谁家有较多的书籍收藏时,胡传淮都会敲对方的门,希望能借用对方古诗词书籍一看;听闻哪里有与遂宁有关的诗词石刻时,顶着小雨踏着泥泞土路走得腿发麻,他也坚持走到底。“受到的白眼多、冷话多,劝我放弃的也多,”胡传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怅然不过几秒钟,他又恢复了平日总是喜笑颜开的面容,“放弃,肯定是不可能的。”

  夜以继日地寻找诗词,因用眼过度,胡传淮的左眼视网膜脱离,眼前发黑,像是有虫子在飞动,又似有黑影遮住自己的眼睛。“那一刹那,我以为自己要瞎了。”他呵呵一笑,那个时候,出现在他脑海中的,还在遗憾如何将书籍完成。尽管手术后医生再三交代他“保护眼睛不要过度用眼”,但离开病床还不到半个月的胡传淮又开始在一屋书籍中忙碌起来。

  同样为书疯狂的,还有在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校就读的遂宁人陈名扬和在绵阳师范学校就读的李宝山。前者每逢周六周日,带着一盒牛奶、一个面包,早出晚归泡在宁波市图书馆查阅资料;后者曾经在读秀数据库搜索“射洪”两个字,一共出来四万五千余条信息,一条一条地看了下来看到头昏脑涨,结果只从中摘录到二十余首诗词。“那是最热的时候,等查阅完站起来时,都想吐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李宝山耸了耸肩膀:“《遂宁风雅》后记里说的“披拣数百万言,得珍珠于一隅”,绝非夸张的说法。”

  意外发现老祖先诗词

  “崚嶒叠嶂对城斜,一冢巍然书几车。黄土终难湮典籍,丹岩先自篆龙蛇。字衔郪水千波月,文蔚金华两岸花。锄拨苍苔光旧迹,后人接踵利无涯。”

  这是雍正元年举人、射洪人李潜所著的《文冢流香》一诗,记载于《遂宁风雅》里的第142页。李宝山已经能够很熟练地背诵了。他能够记住的原因,不仅因为这首诗是他从清乾隆版《射洪县志》中摘录出来的,更因他与诗的主人有着莫大的联系。

  今年大年初五,李宝山参加射洪李氏宗亲联谊会。联谊会上,他翻阅清宣统《李氏族谱》时,意外地发现了李潜的名字。“是同一个人吗?”同样是雍正元年举人,同样曾任江西吉水县知县,同样严明清简、卓有政声,甚至连姓名、籍贯和字都是一样的。

  多番核实和细细阅读后他才知晓,原来他曾从清乾隆版《射洪县志》中摘录出来诗歌的李潜,竟然是他的祖先,李家入川后的字派,就是他给定下来的。“这种巧合简直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找到老祖先身上了,”李宝山觉得血液里有种兴奋感。“他所写《文冢流香》这首诗的最后两句是‘锄拨苍苔光旧迹,后人接踵利无涯。’而我做的工作不就是在扫除历史的苍苔、光大遂宁先贤的旧迹吗?老祖宗李潜的这首诗,一方面让我体会到了一种家族的血脉感和自豪感,一方面也鼓励着我继续做着“光旧迹”的工作。”

  这样的稀奇事,在《遂宁风雅》里算得上是雅谈,它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上的传承,更是文化上的传承。如《遂宁风雅》主编胡传淮所言,此书最大的亮点是新收集、新发现了许多之前大家都没有见过的唐诗宋词。九宗书院在中国文化教育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创始人遂宁人张九宗的文笔却始终难觅踪迹。而在《遂宁风雅》第11页,记载了张九宗的一句“牛羊衔草窥环佩,鸟雀离花听管弦”,山房景致中,原本身影模糊的张九宗,逐渐清晰地展现出他的另一种闲情逸韵。(遂宁日报)

四川省遂宁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违法信息举报中心电话(传真) 0825-2988759

举报邮箱 sn_wgb@126.com